Jas9 Blog – 生活誌

參考資訊

本文發表於 2008-05-19

分類為《什麼都小小的

是我的一部份且即將不是

part of me

我清楚我必須很妥善小心對待。

每一次兒子出於無心作出忤逆我的事時,舉凡叫不聽講不理任性妄為打我咬我,無論如何包容或不,在事後都令我沮喪。

我知道慢慢我將愈來愈明白,像濁水經過一段時間的沈澱,慢慢變得清明透澈,瞭解兒子當然是我的一部份,出於天性自然我跟隨貼近感覺他所感覺,幾乎就像我的手、腳、眼睛或其他感官、思緒。但我在學習適應且給他空間以在這世界習作得更能適應之餘,也必須漸次適應他將愈來愈不是我一部份的事實,他終將成為他自己,一個遠比我還要強大許多的他自己。

有時我難掩無奈,一歲半的他愈來愈獨立經常東奔西跑擅作主張,也經常抗拒我走近去牽或攬抱他,不是淘氣將我手推開便是泥鰍一樣硬要從我懷中掙脫。有時,當只有我倆獨處,他兀自專注玩玩具或拉扯什麼櫃上架上我們不准他拿的物件,在進行他自己的探索時,我拍掌試著引起他的注意,試著勸說:來,爸爸抱你好不好。來,爸爸抱抱。來,給爸爸抱一下好不好。

兒子其實是我沈重的負擔,那些半夢醒搖抱到全身筋疲力盡大汗淋漓的夏日記憶,始終還很清晰。但,每當我望著他,甚至只是照片裡的他,肩上臂間突然就湧現他七公斤、八公斤、十二公斤臉頰緊貼著我熱呼呼的微妙重量。偶爾我會想到自己好像是顆地雷之類的東西,那麼矛盾地渴望抱他,似乎源自一種對合宜重量的心安感,就好像重新找回原來組裝在身上的Missing Piece,好像是說你是我的負擔且沈重壓著我喘不過氣沒錯,但,一旦失去這樣的負擔,我恐怕就要爆炸。

2 Comments

  1. HANHAN
    2009 年 08 月 10 日

    面對不是自己的兒子,受到這種對待想必跟你比起來,是輕很多。
    我有兩隻貓,但我幾乎把他們當做自己的小孩對待。他們跟你兒子完全相反,其中一支整天黏著我,黏到我快受不了了,另外一支只有某些時刻黏,大部分的時刻跟你兒子一樣,怎麼抱牠都想掙脫我。
    每個小孩的個性都不一樣,不是他不愛你,只是個性使然。有些小孩會專注於自己,有些則黏得要命失去自己,你比較想要哪一個?或者,你但願他是哪一個?
    我沒生過小孩,所以我勢必無法完全感受你,只能跟你說放輕鬆,付出的愛不會消失,只會內化。

  2. Jas
    2009 年 08 月 11 日

    內化這種說法頗好。
    這幾年類似這樣的想法念頭或感觸體悟總是很多,有時候覺得平常以待,那些對自己很有啟發意義的意義,就一下消失無形了,所以嚐試記錄一些文字。
    只是這些記錄文字其實又也是隔了一層,譬如現在再看,已經得花點氣力回想,才能還原寫的當下在想什麼。
    順道也謝你一下,我這裡總算修好不知壞多久的留言功能了。

發表迴響